70.番外三陈靖(1/2)

番外三

有一句歌词叫“被偏爱的有恃无恐”,这恐怕是所有人都改不掉的坏毛病。

特别是在父母之亲情上,很多人总是觉得父母会永远在那里,只要回去找,那就能找到,除非发生什么事,让他们突然顿悟了,这才会开始珍惜起父母亲情来。

陈言便是这样,在他父亲过世之前,他虽然知道他身体不好,但也从没有想过他真会在哪一天就一命呜呼,真的死了。

父亲过世后,陈言才开始审视自己的不孝,珍惜起还活着的母亲来。

不过陈言和陈母都是骨子里强势的人,陈言从小又不是陈母带大,两人在以前接触不多,当真的接触多了的时候,两人之间的矛盾,比陈言和以前陈父之间的矛盾还大。

陈言开始时尚且处处让着陈母,等过了几年,就实在忍不住了,但又不至于总和陈母闹矛盾,于是就开始躲着她,非必要,绝不会往她跟前凑,不然总能被她抓住唠叨个没完没了,还会各种教训他。

陈言自然知道自己这么做挺不孝,但他总能为自己找到理由。

例如杨轩说他:“妈很想你,她回国的时候,就接她来我们这里住吧,至少热闹点。”

陈言当即说:“我看还是算了,她来了,我们家里她什么都看不惯,这里让改那里让修,我早上不晨练要挨骂,晚上饭后就坐下也要管,Amy喝水喝多了,她都有话说……她恨不得全世界按照她的规定运行。她来了,我说一句什么,说不得又惹了她不高兴,让她心里不舒服,又生病,这是何必呢。她想来住,就让她住,但你千万不要劝着她一直住我们这里。”

杨轩叹道:“你大部分时间在公司或者在出差,又不在家,我多陪她就行了。”

陈言看杨轩要显孝心,也就说:“那好,你自己安排吧。”

陈母知道儿子嫌弃自己唠叨他,其实她要钱有钱,要产业有产业,身边有一群保姆照顾,想去哪儿玩就去哪儿玩,牌友玩友也都不少,她也懒得在儿子跟前管他们,只是有时候不免寂寞,还是希望有亲近的人陪着。

陈言的意思很明确,那就是老爷子反正去了好几年了,她要是看上了什么人,再嫁就是了,被她狠狠瞪了回去。

陈母回国,杨轩亲自去机场接了她。

陈母最开始是不喜欢杨轩的,只是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接受了杨轩和陈言在一起的事实。大约是相处的次数多了,原来对杨轩的一些负面的臆想便被真真实实的他的好所替代了。

陈母知道自己儿子是同性恋,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,再看看杨轩,便知道自己儿子恐怕再难找比杨轩还好的男人了,于是就不得不接受了他。

杨轩要相貌有相貌,要才华有才华,要事业有事业,而且还不骄不躁,颇能沉住气,没有当下年轻人的浮躁,身上既有一股子一往向前的精气神,又有重庆男人特有的顾家疼人的踏实劲儿,要说以陈言那种自我为中心的任性倔脾气,和他做朋友那还行,和他在一起生活,连陈母都受不了他,所以杨轩把他接手了,陈母突然就茅塞顿开,感觉自己应该欢喜地去庆祝,而不是把这么一个好儿婿往外推。

陈母一身潮装,完全看不出是近七十的老太太了,而且她也耳聪目明,精神非常好。

杨轩身材修长,穿着简单的衬衫西裤,虽然满身禁欲范儿,但是却帅绝人寰,他在贵宾出口对陈母笑着说:“妈,你精神看起来不错,这个口红也很适合你。”

陈母对杨轩是无可挑剔的,过去挽住他的胳膊,说:“Amy没有来吗?”

杨轩道:“她听说奶奶今天的飞机,都不想去上学了……”

“还是要去上学的,不要让她太放纵了。”陈母马上说。

“对,我们说她不去上学,奶奶会不高兴,她就去了。”

陈言忙完事情,下午本来要和一个项目的合作伙伴打高尔夫,顺便谈生意,结果杨轩给他打电话:“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?”

陈言正坐在餐厅里和人谈笑风生,一看是家里的电话,赶紧住嘴跑一边接电话了,听了杨轩这个质问,他马上说:“想我了吗?”

杨轩:“……”

“别扯这些了,你今天要是没有非要办的要紧事,就早些回来吧,妈来了。”

陈言:“嗯,好吧,大约两三点就能回去。”

于是只能给几个朋友道歉,说有别的事只能改天约他们打球。

陈言回到家的时候,陈母正在教杨轩煮茶,杨轩坐在她对面,听得很认真,要是是陈言,他就不耐烦听陈母说这些。

即使是茶道,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来不就好了,谁非要按照规矩一点不错地走?

陈言进了茶室,说:“妈,你来了。”

陈母看了他一眼,这时候天气已经冷了下来了,陈言此时穿着衬衫和西裤,头发梳得一丝不苟,但姿态却非常闲散,陈母说:“你也不是小年轻了,不要穿太少。”

陈言:“……”

“我怎么就不是小年轻了,再说我这样穿有问题?”陈言坐在她对面杨轩的身边,“别说我了,你最近玩得开心吗?”

陈母道:“就那样。等Amy放寒假了,我带她一起去玩好了。”

陈言其实知道她希望儿孙环绕,希望有更体贴的人陪着她,他也曾想建议让杨轩的父母和她一起出门,不过想想他们生活观念差异非常大,怕他们闹矛盾,便只好算了。

陈言说:“嗯,好,我到时候要是能抽出时间来,杨轩也有时间,就一起出门。”

Amy放学后,陈母就不爱唠叨陈言了,她喜欢陪着Amy,或者说是Amy陪着她。

Amy现在处在特别喜欢表达自己的阶段,又精力旺盛,在幼儿园里闹得差不多了,回家依然消停不下来,先是给陈母展示自己的各种玩偶,又为陈母讲故事,然后又在她跟前又唱又跳,几乎要把自己所有技能都展示给她看看。

Amy继承了杨轩的音乐和运动天赋,人又非常聪明,虽然只有四岁多点,但认字已经不少,记忆力也很出众,唱歌跳舞都是一遍就会,又很会说话心疼人,自然讨陈母喜欢。

有Amy和陈母互相陪着,陈言和杨轩就解脱了不少。

书房里,陈言抱着杨轩的腰,问他:“你这几天真没事?”

杨轩说:“在家里做也没事,妈在这几天,我会在家陪她的。”

陈言叹道:“老太太和小公主都是离不得人的。”

杨轩摸了摸他的头发,说:“刚才妈在说大哥不结婚的事,让我们好好劝劝他。”

陈言仰头看他,“我真怀疑大哥他有问题。”

杨轩:“……”

陈靖和杨轩之前虽然互不喜欢,但现在毕竟是一家人了,所以也能做到礼貌相待,但是却很难亲近起来。

陈母晚上再次在陈言跟前提了陈靖的婚事,“我看汪家妹妹没有哪里不好,人家也和你大哥谈了这么两三年了,要结婚的话,也可以结婚了。我问他,他总不对我说实话,汪家妹妹到底是哪里不行。我就只能指望你去问问他了,你们都是男人,他有话对你说,大约才能说出口。”

得了,看来老太太也觉得自己大儿子有问题。

陈言和杨轩一起为Amy讲了睡前故事,Amy听完就乖乖拉了被子说:“爸爸,叔叔,晚安。”

陈言亲了亲她的小额头,“宝贝,晚安。”

在女儿面前非常靠谱的陈言,等回到自己卧室,他就要和杨轩一起洗澡,在浴室里时,杨轩就被他挑/逗得受不住,草草洗完,一把把陈言扛到了床上,两人也算是老夫老夫,在床上这点事,都对对方的身体熟悉得不行,陈言陷在情/欲里低低呻/吟,等两人都攀上了顶点,杨轩把陈言搂在怀里,裹在被子里密密实实吻他的嘴唇面颊和耳朵,陈言在陶陶然的快乐里唇角带笑,低声和杨轩说陈靖的笑话。

“妈她肯定怀疑大哥生理上有毛病,她上次在电话里,还问我男人吃什么比较好,让我介绍给大哥吃。要是她不是老太太,我都要笑岔气了。”

杨轩的手在陈言的腰上,又沿着他的背脊摸上去为他揉后颈,陈言舒服得想哼哼,抬腿将杨轩的腿勾着,又说:“男人肾虚一眼就看得出,不过大哥一看就没毛病吧。你说他真的有毛病吗?”

杨轩:“这个,我看不出来。”

陈言道:“他就只知道管我的事,我说他,他每次都答得好好的,却非暴力不合作。”

“不过被催婚,谁心里都不高兴。我看还是不要去催了。”杨轩说。

陈言的手摸到杨轩的胸腹上去,好的触感让他翻身趴到杨轩身上去,低头吻他的嘴唇。

人到了一定年龄,总会觉得寂寞,陈母在陈言家里多住了些日子,Amy放学后可以陪着她,她便不想回B城去了。

她过生日的时候,陈言打电话让陈靖来他家陪老太太过,陈靖应下了。陈母在旁边戳陈言,示意他让陈靖带汪家小姐一起来。

陈言无法,只好说道:“妈说她有一阵子没见到汪家妹妹了,说让你把她也带来。你看看她有没有空吧,有空问她愿不愿意来。”

陈靖说:“嗯。”

挂了电话后,陈言便对陈母道:“也许大哥还是一个人来,然后告诉你,汪家妹妹没时间。”

陈母皱眉道:“他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,这个年龄了还不结婚。”

陈言无话可说,只是耸耸肩。

陈母又盯着小儿子看,小声道:“陈言,你说你大哥他会不会和你一样呀。”

“和我一样?”陈言一愣,不懂她什么意思,老太太闲来无事,最近总是想法清奇。

陈母说:“就是也是喜欢男人。”

陈言本要去端水杯的手僵了一下,然后才笑看着老太太说:“您老还是不要胡思乱想了。要是我哥是,我早就看出来了。”

“那你倒说说他为什么不结婚。”陈母简直想不通。

陈言哪里知道呢,他说:“也许他是讨厌被逼婚吧,所以故意让你难受。”

陈母:“……”

陈言在人前即使喜欢开些幽默玩笑,但一向不会拿别人的八卦来开玩笑,但是和杨轩在一起的时候则不然,他什么都能说,就像解开了嘴巴的另一个属性。

因为老太太在家,陈言和杨轩在家里公共区域时便不好太过亲热惹老太太不舒服,所以两人在外面约会的时间反而多起来了。

陈言处理完公司的事情,打电话问了杨轩在哪里,得知他在工作室后,他便说:“我去等你吧。”

陈言没让司机开车,自己开了车去杨轩的工作室,他到地方时,也没等多久,杨轩就处理完事和他离开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