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蒲苇磐石的誓言 (十)(2/2)

没有他承受不来苦楚。

只是他,哪儿还有那样身体?

也许,只是也许……他等不到判决执行时候。

她抓着扶栏。

崇碧说不让她看闻不让她上网,并不是怕她看到跟自己案件相关报道。她知道她能经受住任何对自己质疑和打击。崇碧是不想她看到那些会令她难过消息。

“住院了吗?”她问。

叶崇磬点点头,说:“准备手术了。”

她提着气,等到这个消息。

看看叶崇磬,点头表示知道了。

“早前确诊之后,医生就已经把坏状况告诉他了。他不愿意手术,是因为手术这种情况下,已经不见得能解决所有问题,他想尝试非常规治疗方法来治疗胰岛细胞瘤,但是很可惜,时间不够给他尝试……现医疗能提供给他方案,就只有手术。手术很复杂,结果也很难预料。但是他后还是决定做了。”

他说过,董亚宁从未放弃。

他只是不想未知状况下,也许仅有几个月,给屹湘和Allen也

给身边人留下痛苦回忆。

“他说多多对他来说,像梦一样。如果不能陪着他长大,那就不如让他记得,他好样子。他也可以当做只是做了一场美梦,醒过来,什么都留梦里了。暂时他就只是多多董亚宁。”叶崇磬说。

这些,屹湘应该全都领会。

他们两个,就是那样,互相了解。会按照对方给自己划定路线,走下去。

“参与手术都是好医生。要手术,可是他身体很多问题,得等各项指标恢复到相应水平。医生考虑下个月19号手术,给这些前期准备工作留下时间。他却说,不想生日那天进手术室。”

屹湘只是听着,叶崇磬说了这么多,她不插一言。

叶崇磬沉默下来。

“我到时间该走了。”他说。

湖面上凉风习习而至,屹湘似被吹醒,转身对着他,说:“我送你出去。”

叶崇磬微笑着看她,这样振作她,他乐于见到。

“这是我家,你用不用反而像主人?”他笑着说。

屹湘不语。

他不动,她也不动,只是注视着他。

他有点狼狈,仿佛是因为说错了话。

但其实不是。

并不是不想让她走身边。但是这样一段路,就算是再长,也终有走到头一刻……于是只好依着她,让她送出来。

“忘了祝贺你。”屹湘说。

叶崇磬不意笑笑,说:“不值一提。”

屹湘看他,轻声说:“嗯,还会有大案子等着呢,是么?”

这么大事,竟也不值一提……那么她一句谢谢,加难以出口。

叶崇磬仿佛知道她要说什么,当他站定,看了她一会儿,轻轻将手掌盖她额头上。

似乎回到了那么一个春风沉醉晚上,又是他眼睛里只有她,薄薄弱弱女子,轻轻暖暖柔风……而那日间他臂弯间飞扬起额发镶了金边身影,起初也不曾认真想过,将会他未来日子里,留下怎样印记……

“照顾好自己。”他说。

屹湘拉下他手。

然后,她轻轻拥抱了他。

对他,她此时用任何语言都显得无力和苍白。于是她决定,什么也不说。

她不是欠他“谢谢”,而是“对不起”。

她知道。

……

叶崇磬上了车,过了好久都一动不动。

直到sphie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。

他说不用。

身子这才换了个姿势,顿时觉得手臂发麻,他甩了两下,手碰到搁板,有点疼。

他揉着手,从地上捡起那个掉脚边信封来。

信封上什么都没写,空白。

他反复看了看,放下。

他拨了个电话,等了好久,以为自己要听到暂时无法接通提示了,却一下子传来那个懒洋洋声音。